本日頭條
天窗開了三年半,然後又開始寫六年半前的蜜月老梗,本人帳號沒被盜,只是吃錯藥。

掐指算算,我跟著老大練功修行竟已進入第74週了。

將近一年又半載的時間,我都還不知道自己有沒有學到老大一成的功力,部分的案子他早已大膽放手讓我一個人單槍匹馬去衝鋒陷陣,除了醫療糾紛這種高度專業的案子之外。

老大主打醫療訴訟,十年耕耘,在這塊領域中也已累積了一定的專業和口碑。我從菜鳥實習時就跟著他,先從一般的民刑事案件入門。直到最近,他覺得時機成熟了,希望帶著我慢慢進入他的專業領域。

我滿懷戒慎恐懼。常聽他談起每個醫療糾紛背後的故事,我知道,真正打起官司來,可不像我打開電視看白色巨塔那樣輕鬆。

這週二,一件醫療糾紛的案子要開庭。平常時候,這件當然還是老大親自出馬,我這小咖還在新手上路路人小心的階段,要有教練在旁我才敢放心上路。

但 今天似乎有點狀況...。

「我想,今天這個庭比較容易,由你去開。今天只有一個任務,就是跟法官爭取,請求法官同意傳訊ABCDE這5個證人。」開庭前四個小時,老大突然站在我的小房間門口,一派輕鬆的對我邊笑邊說。終於,我擔心的事情還是給他花生了...。

「法官人很好,不必緊張。」「放心啦!你可以的。」老大總是老神在在的安撫我緊繃的情緒。而我 似乎也沒理由逃避...

赫!!!好吧,老大都不怕他的名聲會被我給毀了,那我還怕啥?!

出門前,黑壓壓一片的腦子裡還是忍不住抱著小小希望--"老大突然把我叫住,決定跟我一起去"。像沒關緊的房門從門縫裡頭透出的一小絲光亮,我緊挨著不願放棄。

(走到門口了,嗯?沒人叫我?)

(電梯門開了,咦?還是沒人叫我?)

(走進電梯按下...哇?還是沒人叫我???)

碰!!!電梯門轟然關上。

沒辦法了,我只能硬著頭皮衝了...反正,今天只有一個任務。

只有一個!

在計程車往法院的路上,我一路忐忑不安,手上抱著大卷宗來來回回拼命翻著看著,眼睛不時盯著手錶倒數計時,心裡邊默唸著「南無觀世音菩薩」,腦子裡盡是出門前老大傳授的教戰守則,我一遍又一遍的想像模擬可能的狀況。

一到法院三樓,陳媽媽迎面而來,緊張的抓著我的手。我偷偷深呼一口氣,要鎮定!心裡再怎麼七上八下都不能露於形色,這是當律師的基本功,一定要練到爐火純青。我輕輕拍拍陳媽媽的肩膀,回她一個再沈穩堅定不過的眼神。

陳媽媽的先生陳伯伯因為脊椎退化的關係,求診於國內某大教學醫院裡鼎鼎有名的X醫師,X醫師建議陳伯伯必須立即進行手術,否則隨即將面臨終生癱瘓的危險。隔天一早,陳伯伯進入手術房之後,就再也沒醒來過了...

傷心欲絕陳媽媽問X醫師到底手術過程出了什麼問題,X醫師只有雙手一攤,聳聳肩說:「我怎麼知道他要死?」。就這樣,兩年來,醫院和X醫師沒有任何說明、沒有任何道歉。

我扶著陳媽媽在原告席坐下,向法官表明我們的請求:傳訊證人。

「庭上,根據被告醫院提出的病歷資料,內容明顯有多處遭到竄改的痕跡,所以我們請求傳訊病歷上記載當天參與手術的醫師和護士ABCDE共五位,以還原手術過程並釐清事實真相。」好了,我說完了,任務完成。

「大律師...」喔,又來了,我最怕法官大人叫我「大」律師,明明就是小咖,「大」律師聽起來真是又酸又刺耳,可是我又不能請法官改口,好吧法官你最大,你說了算。我只能鼻子摸摸應了聲:「是!」

法官大人繼續說:「你一下要法院傳這麼多人,你的待證事項和聲請傳訊的理由為何?」啊?我不是大功告成了嗎?待證事項和聲請理由喔... ?

「庭上...事實上這個案子我們有請教幾個醫師朋友,他們從被告提出的病歷看來,都一致認為手術應該是相當成功,如果不是看到病患的死亡證明,根本不相信病歷記載的這個病患已經死了。被告X醫師到現在還是沒告訴家屬,病患的死因到底是什麼。」我把老大出門前對我說的話,經由我的嘴巴再說給法官聽,「病歷明顯已經遭到竄改,唯有透過傳訊參與手術的醫護人員,我們才有機會還原事實真相。」我試圖對法官動之以情。

「嗯...被告,那天在手術室參與手術的人員是不是這五位?有沒有其他人?對原告的請求你有沒有意見?」法官似乎同意我的請求了,轉頭問被告X醫師。

「法官,是這樣喔,那天麻醉護士有輪替,本來是E、後來換F接手,另外像流動護士G只負責記錄一些數據,手術過程她也不輕楚,原告請求傳訊這麼多人根本沒必要,只要請主治A醫師來說明就好了...」被告X醫師企圖以醫療專業說服法官否定我這門外漢的請求。

我一聽,喔?還有F護士跟G護士喔,機不可失!當下起身堅決跟法官爭取:「庭上,我們還是堅持請求傳訊ABCDE這五位證人到庭,另外根據被告醫師剛剛的說明,我們再請求庭上一併傳訊F和G。」我豁出去了,管他待證事項和聲請理由,氣勢氣勢,氣勢出來就對了。

「那...這樣吧,我們就先傳訊這七位證人。被告,兩天之內可以把這七位醫護人員的聯絡地址陳報給法院嗎?......」哇!謝天謝地,法官終於還是同意我們的請求,而且證人還從5個增加到7個。

呼~我有點心虛的鬆了一口氣,待證事項?聲請傳訊理由?法官大倫,下次開庭問完證人你就知道了啦!!!


【後記】前不久老大去開另一個醫療糾紛的庭。一開始,法官劈頭就說:「兩造大律師,那個『白色巨塔』你們有看嗎?我已經全部看完了。這個...醫院怎麼面對醫療訴訟的態度和方式我不是不知道喔,醫院和醫師的責任重大我也知道,但是在醫病雙方資源這麼不對等的狀況之下,是不是應該課與醫院擔負多一點的社會責任?...」

自從白色巨塔在台灣造成一陣旋風之後,老大和我都有感覺,法院的態度似乎轉變了。再加上這次的「邱小妹人球事件」,台灣的整體醫療環境短期之內也許無法改變,但是,法院的態度卻明顯改變了,不再像從前一樣一面倒向醫院方,讓受害的家屬永遠求告無門。

而我這次開庭的小小危機,可能也是在白色巨塔的庇佑之下,安然化解~


(照片是從我辦公室小房間的窗戶望出去的101大樓,縱使隔了段距離,依然覺得她龐大無比。) 



創作者介紹

雨落林間

joce7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住在90分房的懶Kobe媽
  • 好個"氣勢氣勢 氣勢出來就對了"
  • 看到這篇,突然覺得有點感動,<br />
    尤其看到<br />
    "是不是應該課語醫院擔負多一點的社會責任..."<br />
    這段~~~
  • 阿~~是"課與"@@~<br />
    <br />
    儘管白色巨塔拍的和原著不太一樣<br />
    儘管覺得白色巨塔某主角不該選某史前動物演~~<br />
    <br />
    但是他的效應出來了,就值得了~~<br />
    <br />
    每次看到醫療糾紛,<br />
    就會想到我曾經看過的某篇判例(判例主角,曾經是學姊筆下的主角)<br />
    還有因為醫生誤判病情而提早離開大家的叔叔~~<br />
    <br />
    <br />
    <br />
    PS:上篇也是我留的。只是直接登入無名,用無名帳號留言,居然無法顯示留言人的<br />
    名字。真是奇怪。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