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禮拜回南部老家參加鄰居女兒的婚禮。才剛到家門口,左鄰右舍的李媽媽蘇媽媽蔡媽媽一見到我,照例少不了這番問候:「什麼時候喝你喜酒啊?年紀越大選擇越少喔!」。

在一路往南的火車上搖搖晃晃5個小時,我腦袋都還沒清醒呢,一落地,馬上迎面而來這麼段火力十足的問候。

從25歲之後,所有和「結婚」有關的問題突然間一連串密集轟炸而來:「什麼時候輪到你啊?」、「上次看到那個男生是男朋友嗎?」「打算不結婚當單身貴族喔?」、「那個市場賣布的兒子是醫生啦,條件很好喔,要不要幫你安排吃個飯?」、「你不要太挑啦,年紀不小囉,再拖就高齡產婦囉!」、「你爸媽等抱孫等很久了說…」,我從一開始的尷尬不知如何回應,到現在習以為常可以嘻皮笑臉胡扯一通,我早已被訓練到心臟夠強、耳朵夠背,所有的問題管他動詞名詞怎麼組合,聽起來都像:「台北冷不冷啊?」、「工作累不累啊?」,對於這種稀鬆平常的關心,我當然不假思索立刻掛上微笑:「喔…還好啦~」。

和我年紀相仿的幾個朋友們,一個個陸續走入婚姻跳入火海,剩下我們幾隻還在隔岸觀火的,表面按兵不動,但其實暗潮洶湧各自精彩。

Echo桑為了他在春天裡認識的那個女孩,毅然決然離開日本。

回到台灣之後,幾經考慮還是決定搬離原本的住處,搬到距離公司一個多小時車程、距離女孩家卻不到五分鐘的地方,只為了更貼近女孩的生活。

上班前和她分享同一份蔬菜起士蛋餅,下班後肩併肩窩在沙發看HBO電影,週末到她家陪她父母吃飯喝茶談股票聊基金。最棒的是不必天天抱著電話撐到天亮才肯說再見,走個五分鐘,一個擁抱就足以一夜好眠。

每天來回兩個多小時的上班車程,換取眼前這一刻她甜得化不開的微笑,值得!

最近,Echo桑還大手筆斥資,在女孩教書的學校附近買了預售屋,預約兩年之後的幸福。

Joyce常消遣Echo桑有了異性沒人性,談戀愛之後就幾乎把所有MSN裡的女性朋友都封鎖了。Joyce可不一樣,Joyce不論在工作上或感情上都有某種絕不妥協的自我堅持。

Joyce醫學系畢業之後在台北工作了兩年,兩年來還是一直無法適應台北的陰雨和嘈雜,工作壓力加上水土不服,搞得Joyce賀爾蒙失調長了滿臉痘痘。

前不久,Joyce決定和同樣是醫生的男友Ken攤牌,她只給他兩個選擇:【一起回南部的醫院工作】或【從此以後各自發展】。和Joyce從大二時就交往的Ken,深知她的脾氣,幾經掙扎終於同意和Joyce南下。兩個人一起在溫暖小城市裡的教會醫院工作,也決定租一間公寓一起生活。

搬家那天,Joyce的爸媽全程參與,幫著打包行李安頓家俱。二老對於女兒決定和Ken一起生活這件事,沒多說什麼,他們瞭解自己女兒的個性。Joyce也知道爸媽心裡的憂慮,盡量避開敏感話題。

一切安頓好之後,Joyce爸爸只輕輕交代幾句:「如果住得有任何委屈,不要瞞著不說,我和你媽會再來幫你搬出去…」。爸爸的話,讓Joyce濕了眼眶,答應他們一定會好好照顧自己。

相較於Linda在情場上的豐功偉蹟,Joyce的決定根本不足為奇。

Linda 13歲時情竇初開,隨著年紀越長尺度越寬。大一時和大三學長談戀愛,常常窩在學長租的小雅房裡,慢慢的Linda在女生宿舍的床位幾乎已找不到她身影。大三時換了個大她十幾歲男友住在苗栗,Linda為君遷徙,上課點名經常缺席,期末考前要call她call機提醒她考試日期。大四又換了個開跑車的小男友,小男友玩心太重,沒兩個月就移情別戀,Linda乾脆分手也不喪氣。

大學畢業後,Linda進入新聞台當記者,馬上和小有名氣的體育主播打得火熱,愛到難分難捨的Linda又搬到主播家,以便就近取得NBA的第一手戰績。直到體育主播迷上大二的啦啦隊隊長。

最近,我又接到Linda的電話,報告她新男友的學歷經歷,還有準備再度搬家的消息。她氣定神閒的搬出她的名言:「買車都知道要試車了,結婚這等沒品質保證售後維修的大事,怎能不先試試?」嗯!是有道理。

我們幾個,六年級中班,面對婚姻不恐懼不逃避,但也不跟進不著急。

相較於五年級那一代,我們少了傳宗接代的壓力和傳統價值觀的束縛;相較於七年級那一代,我們多了解決問題的誠意和承擔責任的勇氣。

在婚姻這齣劇碼裡,我們運氣不錯。我們可以有比較充裕的時間和寬廣的空間,不疾不徐的、以各種自認為優雅從容的姿態,台下欣賞,或   台上演出。


創作者介紹

雨落林間

joce7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