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日頭條
天窗開了三年半,然後又開始寫六年半前的蜜月老梗,本人帳號沒被盜,只是吃錯藥。

禮拜三晚上,Louis和Larry在MSN上東拉西扯,兩個快三十歲的男人嘛,話題就那麼幾個:車子、電腦、球賽。

Louis一看到我上線,立刻把我加入他們的對話。

「ㄟㄟㄟ,Larry剛跟我說我們一個大學學弟遇到麻煩了,問你該怎麼辦啦。」對話視窗裡跳出Louis的幾行字。
「嗯,我學弟之前認識一個空姐,最近那個空姐跑來跟他說她懷孕4週了,要我學弟負責。我學弟不知道該怎麼辦啦,所以想問你…」Larry簡單說明了他學弟遇到的麻煩。

哦?問我喔?!

「告訴他四個字:敢做敢當!」我不客氣的回了一句。這種問題問我,我當然是站在女生這邊啊,就算是學弟也一樣,自己做的自己收拾。

「可是,我學弟和那個空姐也只見過一兩次面,我學弟說那個小孩應該不是他的。」Larry又急忙幫著學弟解釋情況。

「哦…原來是One Night Stand喔,玩出問題了吧!」我忍不住想教訓兩句。我想,這糊塗學弟大概連那空姐的名字都還搞不清楚吧…這些自以為【倒楣事永遠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】的狂妄傢伙,而且還是T大工學院的高材生咧!

偏偏,這種聰明狂妄的高材生還不只一個…



我想起前不久,也是一個禮拜三下午,藍媽媽帶著她的醫生兒子來辦公室諮詢法律問題。剛開始,我們以為又是一件醫療糾紛。

「律師您好,不好意思,我兒子之前在網路上認識一個女生,兩個人交往沒多久就沒聯絡了。最近那個女生突然打電話給我兒子,說她生了他的小孩,兩個月大。她沒有要我兒子跟她結婚,但要我兒子負責她們母子以後的生活費。我們不知道該怎麼做比較好,我兒子還年輕,以後還要結婚生子,我不希望他的前途受到影響。」藍媽媽語氣輕柔帶點尷尬的說著她兒子闖下的大禍,藍醫師在旁邊低著頭一言不語。

我和老大默契十足的對望一眼,哦~原來不是醫療糾紛是桃色糾紛喔!

本於律師的直覺,老大立刻跟藍醫師確定女方年齡。

藍醫師攤開十根手指頭算了算,說:「她是68年次的,應該是25歲吧,目前還是Y大醫學系七年級的學生。」

呼~還好,至少刑事責任的部分不需擔心。

藍醫師接著又說:「我和她當初是在網路上認識的,因為她也是念醫學系,就很有話聊,我去過她在學校附近租的宿舍找她幾次,只知道她叫莊曉維,高中時參加過X一女樂儀隊,喔對,還有一次到她實習的醫院門口等過她。後來交往不到半年就分手了。我和她...其實...也只在一起...幾次而已,所以...我想...我覺得...小孩應該不是我的...」大概藍媽媽坐在旁邊吧,藍醫師述說著自己惹的麻煩,越說聲音越小。

「小孩不是我的,男人都馬這樣說...」我硬是把這句話吞進肚裡,只能偷偷在心裡嘟囔著

老大聽完藍醫師的情況之後,立刻為藍媽媽和藍醫師作法律分析和風險評估,並提醒他們接下來要注意的狀況和準備事項。

末了,老大問了藍醫師:「小孩的部分你打算怎麼處理?」

跟了老大一段時日了,我知道老大心裡最關心的其實是那個才兩個月大的小嬰兒。

藍醫師準備回答時,藍媽媽搶先一步說:「如果小孩是我們的,我們會付她一筆錢,但是以後不能再來找我們。如果小孩不是我們的,那我們應該沒有責任。」藍媽媽說完,藍醫師同意的點點頭。

看得出來,藍醫師是在父母寵愛之下長大的,生活上的事情應該也是媽媽幫他打理決定。這次惹了麻煩,做母親的罵完唸完還是得出面幫他解決。

接下來的一個月,我和老大開始扮演另一個的角色:偵探。由於我們掌握的資訊實在太少,還不到法律能處理的階段,但是我們需要的關鍵資料問藍醫師又是一問三不知,那只好自己動手啦~

老大收妖除魔經驗老到,馬上整理出幾個調查的方向:第一、藍醫師到現在還沒看過小孩,所以極有可能根本沒小孩,或者小孩不是藍醫師的,莊曉維只是想藉機要錢。第二、兩個人都是醫學系的,這圈子不太大,一定有共同的朋友,而且莊曉維懷孕時還是大六學生,除非休學,不然大著肚子上課實習一定很醒目。第三、小孩才兩個月,一定還要到醫院打預防針。第四......

一切都只是猜測,對於這種敵暗我明的情況,實在是很難使力。和老大討論完之後,我們立刻分頭著手調查。

68年次?我立刻想起研究所的Mark學弟,他不也68年次的嗎?而且還是台北小孩,常聽他說以前高中和X一女聯誼的偉大事蹟。事不宜遲我馬上抓起電話就打:「喂~Mark喔,現在有沒有空幫我查個東西?」不等Mark考慮我又繼續說:「ㄟ,你幫我問一下和你同年次唸X一女的朋友,我想借她們那一屆的畢業紀念冊找個人,我要照片。」我大概跟Mark簡單說明情況和我需要的資料。

不枉費我平時對Mark照顧有加,十分鐘後,他用數位相機幫我翻拍好莊曉維的照片傳到電腦Email給我。我收到後又立即傳真給藍醫師看。

「這不是她!」藍醫師很肯定的又說一次:「這絕對不是她!」

瞎密 ?!

照片上明明就寫「莊曉維」啊,68年次,X一女,基本資料都符合啊。

我的戰鬥力被激發出來了!!!又再撥了通電話找Kevin。Kevin是我國中同學,還好我同學們個個比我爭氣,目前分散北中南各大醫院當住院醫師。正巧Kevin是Y大醫學系畢業的,年紀和莊曉維差不多,問他應該會有收穫。

熱心的Kevin半小時就回電給我了:「ㄟㄟㄟ,我問到了,莊曉維現在在我們這家醫院實習啦,可是認識她的朋友都說她沒懷孕過、也沒休學過啊,而且人家年底要結婚了耶...」。

瞎密 ??!!

我腦中不禁飛過一隻烏鴉...藍醫師你認識的女生到底是何方神聖啊???

剩下一條線索,老大親自出馬了。老大透過法力高強朋友,從藍醫師曾經去過的莊曉維租屋處,查到關鍵資料了!原來她根本不叫莊曉維,她的真實姓名竟然是「方麗美」!!

整件事情經過抽絲剝繭,我們大概已掌握九成狀況:藍醫師認識的女生叫方麗美,方麗美真的生了個小孩,兩個月大。從頭到尾方麗美都以莊曉維的身份和藍醫師見面,包括姓名、戶籍地址、就讀的高中、大學、實習醫院...等等,都是莊曉維的個人背景資料。

我們基於善意聯絡上莊曉維,想通知她有人冒用她姓名背景行騙,請她小心。驚人的是,莊曉維根本不認識方麗美,而方麗美對於莊曉維的身世背景卻瞭若指掌。而且藍醫師已經是第三個打電話問莊曉維同樣事情的人了。也就是說,目前得知總共有3個醫生曾經和假扮「莊曉維」的人交往,也曾經被假的莊曉維通知「懷了他的小孩要他負責」。

事情到此,接下來老大回復律師身份,建議藍醫師要求方麗美帶著小孩一起作親子鑑定。在我們化暗為明之後,方麗美已無計可施了,推託了幾次最後還是帶著小孩出現和藍醫師碰面。

經過親子鑑定結果,也終於確定
小孩真的不是藍醫師的!

案子,到這裡算是結束了。但整件事情背後隱藏的危機卻讓我們毛骨悚然:有可能「方麗美」這名字又是盜用別人的身份,證件也是偽造的,有可能小孩也不是那個「方麗美」的,她隨便抱了個小嬰兒四處勒索(當然,也要這些醫生們有被人勒索的把柄在先!),有可能這是個有組織的詐騙集團的詐騙手法......。當然,這些都不是藍醫師關心的問題了,小孩不是他的,這就夠了!

到底是這些醫生高材生聰明過了頭反而輕易掉入陷阱?

還是「方麗美」魔高一尺道高一丈,金錢的誘惑讓她還自己充電自修硬塞一堆專業醫學名詞和他們聊天???

還是,這一切都只是因為寂寞難耐?
 



至於Louis的學弟,和那空姐目前還在諜對諜的階段,一切,靜觀其變。


joce7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小法助
  • 請問一下,你文章裡那個研究所的MARK該不會是輔大法研所財經組的mark吧?....<br />
    真ㄉ好巧喔!<br />
    我也認識一個MARK,也是68年次,也在唸法研所呢!<br />
    我今年也要回去唸輔大法研ㄝ~呵呵!
  • joce76
  • 哈哈哈,看來遇到自己人了。<br />
    請問小法助你是...?<br />
    我...認識你嗎?
  • 小法助
  • 學姊妳好~<br />
    昨天聽mark說妳是大他一屆的研究所學姊<br />
    我本來就是輔大的,今年要再回去唸法研所<br />
    所以也跟著叫一聲學姊嚕!^^希望妳不介意..<br />
    <br />
    mm 你應該不認識我ㄝ<br />
    其實我跟mark也不熟<br />
    只是昨天剛好有事跟他連絡<br />
    講到妳網誌的事<br />
    他笑著說:我終於知道法律人的圈子很小是什麼意思了...<br />
    呵~~<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