比起馬吉、阿卡、一米、摩巧兄妹,小笨所有擁有的眠床總數真是屈指可數,除了第一個宮廷風的冬夏兩用床、以及第二個攜帶式蒙古包寢宮之外,就是強行霸佔來的阿母我的大床了。就這麼三個床而已,很少。

然而,因為小笨的睡眠時間,和阿爸阿母的忙碌情況、以及天氣的寒冷程度成正比,因此這陣子一直蠢蠢欲動想幫他換個好一點的新床,既然我少奶奶的美夢夢碎,不能天天在家伺候少爺,只好買個好床以彌補我對他的虧欠感。

一切都是從萬惡的磨卡媽開始,
摩巧這奢華兩兄妹,睡Bowsers這種等級的床,簡直像非洲的王子和公主,搞到敗家團的狗媽們一個個心癢難搔。

這群狗媽們,平時愛團吃團遊也就罷了,偏偏還特別愛團敗。就在我盤算著添購新床這檔事、但不是很積極的情況下,已經有一張Bowsers薄墊的PG媽,竟然又開Bowsers薄墊團;然後,也已經有Bowsers薄墊的小皮,竟然還樂到心花怒放的放送消息拉我下海。更巧的是,熱情又貼心的襪姨下午也來湊一腳,開始跟我介紹Bowsers的甜甜圈床有多好有多棒。唉,我就是心腸好耳根軟,完全無法抗拒朋友的美意,先跟了薄墊團,接著晚上下班馬上殺去店裡扛一個甜甜圈回家......。

一回到家,馬上叫少爺來試躺。沒想到XS的尺寸太小,路小笨整隻塞滿甜甜圈的內餡,只剩下頭剛剛好卡在圈上,肥滿到極致。看樣子尺寸不對,我拉著路易士立刻又衝回店裡換成S的尺寸。

這下子就嘟嘟好啦,小笨一跳進床裡就開始喬姿勢,熟練得很,他似乎不太需要跟新朋友培養感情,但少爺的表情不大滿意,因為回家沒先賞點心給他就要先拍照,所以很不賞光的擺臭臉。



我只好先獻上他的愛妃安撫,照片右邊是已經被蹂躪到飆鼻毛的河馬妃,前不久我才剛剛幫她把斷掉的左腳接上;左邊是三不五時就會莫名其妙被打入冷宮的鹿妃。小笨左擁右抱之下,果然開始放鬆的伸懶腰。



鬆到可以繼續進入阿爸阿母下班之前的那一場回籠覺。

後面的小紅床就是他的第一個專屬眠床,將近三歲了,被我丟進洗衣機洗過數十次之後,現在準備退休回南部路婆婆家養老,等少爺回南部度假時再伺候少爺即可。


小笨:阿爸,你拍完沒啊,我的點心啦......



小笨:好了沒好了沒啊......拍這麼久可以多吃幾顆點心嗎?



我說甜甜圈啊,請你堅強的伺候小笨到天荒地老,老娘我沒錢再換新床給少爺了。


路小笨今晚馬上能和甜甜圈相擁入眠嗎?當然不行!照片一拍完之後,兩個通通送洗,路小笨丟浴室,甜甜圈洗衣機,兩隻都要洗香香之後才能相會~

不過甜甜圈還真是爭氣,洗完後我晾在室內,打開除濕機的烘衣功能,才過沒幾小時就已經乾了。看來,她為了伺候少爺,一顆心可是急得很呀!



PS:因為某些因素,本集恕不提供工商服務,如果有人想知道甜甜圈哪裡買?幾多錢?請找
咕狗大師詢問。感謝!


全站熱搜

joce7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6) 人氣()